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隆阳文史 >> 正文
徐霞客解读边地的密码(组诗)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 16:12  浏览:  字体:   作者:杨晓富  来源:  打印正文

入滇第一胜 

游仙一句话 

成了千古绝唱 

轻轻出口的份量 

胜过万水千山 

敢说“第一”的人 

一定是第一人 

第一次 

第一个草鞋藜杖 

走出古道的迷茫 

走进边地的雄奇 

用文字揽胜 

用诗情下酒 

徐霞客笔端流淌的 

“真文字,大文字,美文字” 

让水寨粲然一笑 

融入《游记》的字里行间 

水寨 

第一次坐上文人骚客的席位 

把酒话桑麻 

煮酒论英雄 

杨升庵蘸着“滚滚长江东逝水” 

在这里醉倒又站起 

一杯一盏,一字一句 

将好山好水填进词里 

永昌府里除了官样文章之外 

又添了几行清新的诗句 

古人的定义 

经典而耐人寻味 

曾经的“第一” 

雕刻出 

一条路的辉煌 

一个村的风景 

会真楼 

为了访问每一片森林 

你长成一棵大树 

一把绿色的钥匙 

解读远古大地的密码 

给每座山起一个名字 

给每条河找一个流向 

给每座庙立一个神位 

以方块字的形式独立行走 

以草鞋藜杖的步态来去自由 

四月有余,四月有余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会真楼真会把你永远挽留 

水 寨 

因为古道的原因 

注定跟达官贵人结缘 

摩崖石刻像一面照壁 

家家户户点缀得文采飞扬 

每一块石头 

都被马帮翻译成象形文字 

深邃的蹄印 

装满说不完的故事 

当年 

曾以怎样的美吸引徐霞客的目光 

“芙蓉蒂里,又现此世界也” 

莫不是人间仙境的再造 

还是游仙的诗意发现 

一个以水命名的山寨 

与水无关 

却与芙蓉并蒂花开 

一溜一溜马队 

驮着水寨想要的文房四宝 

金银珠宝 

跟随永昌古道 

穿堂而过 

寨头寨尾 

多了小桥流水的典雅 

多了“种豆南山下”的韵致 

如果古道是一条射线 

水寨就是其中的一个端点 

来自四面八方的路 

烙印在马蹄窝里 

那些汗流浃背的赶马人 

匆匆忙忙的骚客 

熙熙攘攘地 

争着把水寨写进《华阳国志》 

霁虹桥 

古人的想象 

总有虹的影子 

在雨后的造化中 

绚烂地托起一行古韵 

让沧江变得多愁善感 

梅花三弄打湿的裙裾 

山歌小调唱红的夜晚 

醉了秦汉的晓月 

醉了唐宋的流云 

一个朝代赶着一个朝代的马帮 

在桥上烙下一个个褪色的年号 

匆匆的行囊 

装满不同版本的钱币 

像桥链上的铁环 

将中原和边地串联在一起 

几经洪水的洗礼 

更像一道雨后的彩虹 

梯云路 

自上而下 

自下而上 

把陡峭排成云梯 

古道成了天路 

天边行走的马帮 

仿佛云端上的雁阵 

梯云路 

一条征服者的道路 

每一次经过 

都留下惊心动魄的记忆 

踏不破的石头 

狂草出路的走向 

有多少级蜿蜒的石磴 

就有多少次跌倒的经历 

一条伤痕累累的梯云路 

生锈的马掌 

不朽的通行证 

一步一步走向远方的远 

平坡古驿道 

经过霁虹不眠的敲打 

马帮变得更加从容 

不折不扣的蹄印里 

溅出燧石的火花 

溅出沧江的豪情 

一遍,一遍 

平坡被无数次雕刻 

有文字打磨的痕迹 

摩崖石刻为山村抒写传奇 

有商贾叮当作响的金属 

庄户人家闪闪发光 

有赶马调悠扬的唱和 

平坡放开喉嗓高歌 

南来北往的风里 

平坡浸透汗渍的咸涩 

彻夜通明的马灯 

照亮来路的坎坷 

马锅头的鼾像涛声 

此起彼伏 

依旧那么粗狂,大气 

伴随雄鸡唤醒黎明 

启程 

一驮一驮 

排成前进的姿势 

面对风雨 

平坡已准备足够的草料 

摩崖石刻 

古人的浪漫 

随意泼洒在山水间 

石头也变得风流倜傥 

草篆隶楷凌空飞舞 

点横撇捺落地生根 

咏一首盛唐的词赋 

叹一曲亡清的悲歌 

面对沧江 

面对岩壁 

慷慨地笑 

慷慨地哭 

联系:保山市隆阳区文联杨晓富13577569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