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隆阳文史 >> 正文
徐霞客笔下的盘蛇谷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 16:14  浏览:  字体:   作者:王洪昌  来源:  打印正文

 

“东西两崖夹成一线,俱摩云夹日,溪嵌于下,蒙菁沸石,路缘于上,鏖壁庶崖。排石齿而北三里,转向西下,石势愈峻愈合。又西二里,峡曲而南,涧亦随峡儿曲,路亦随涧而曲。半里,复西盘北转,路皆凿崖栈木。半里,复西向缘崖行。一里,有碑倚南山之崖,题曰:此古盘蛇谷,乃诸葛武侯烧藤甲兵处,然后信此险之真冠南也。”——这是《徐霞客日记》对隆阳盘蛇谷的记载。 

惊魂失魄,徐霞客不是第一人。武侯南征,将士在盘蛇谷旁误饮哑泉水,不能言。这是有史可证受盘蛇谷之险所慑的第一群人。哑泉,随着罗贯中的笔锋,在娓娓动听的三国故事中留下夺人心魄的一幕。盘蛇谷,也被《三国演义》演绎的发悠发古。南方丝绸古道,出蒲缥古镇西行数里,南北两山呈“人”字形夹峙,与高黎贡山隔江相对,孕育成世界第二大峡谷,美丽富饶的潞江坝。江东人字形山脉,壁立万仞,高耸入云天。形似东西一撇的巨型山峰宛如光滑圆润的擎天柱,耸立在怒江东岸,直捣云天。历史上此山并无雅称,当地土人称此为卡拉山,又因此山陡峭无比,只有岩羊敢于攀爬,而得名岩羊坡。卡拉山并无高大树木可生长,只有满山的枯草卷着热浪在江风中摇曳,更添高山峡谷的冷峻与凄凉。南北狭长的人字一捺,犹如一把硕大的薄刀纵切在大峡谷沿岸,切出了宽阔平坦的地热河谷坝子,静卧在温柔美丽的怒江两旁。丝绸古道则盘旋于两山夹峙间长达十余里的深沟险壑之中,曲折迂回。俯视从天而降的千年古道,酷似一条巨蛇在谷中七缠八绕,故得名盘蛇谷,流传千年古意黯然。其实这里曾经还真是一个巨大的蛇窝子,热带地区多蛇已是司空见惯之事,山涧水流淌的纵深峡谷自然是爬行动物蜗居的天堂。 

盘蛇谷带给千里来客的不是秀色可餐的怡人景致,也没有迤西特产的美宴佳酿。有的不过是战火燃烧后的荒凉,和高山峡谷的悲壮。哑泉,是盘蛇谷道的第一站。透过风雨剥蚀的古碑,依稀可辨上书:“此名哑泉,不可饮也”的告示,武侯南征的金戈铁马又在山谷里回荡,七擒孟获的刀光剑影如电影一般在盘蛇谷一遍遍回放。盘蛇谷,威慑百越的古战场,滇越古国无数藤甲壮士魂断穹赕的墓场。当乘象国的象队虎视眈眈,滇越藤甲兵勇士势不可挡,诸葛丞相却羽扇纶巾在盘蛇谷后的卡拉山上,挥泪将燃烧的草垛无情地抛向千年守候着这方水土的蛮夷勇士身上,火光通天,烧得大地都撕心裂肺地哭喊,至今火红的山谷寸草不长。传说诸葛亮英年早逝皆源于火烧藤甲兵折了阳寿,足可想象那场战争的凄惨。 

盘蛇谷,颇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险象,历来都是保山西大门的咽喉要地,难怪战争的烽火总是萦绕在盘蛇谷上。1942年,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踏平了南亚,长驱直入,强占中华怒江以西地区,坐卧在怒江边上对保山虎视眈眈。小日本几次强渡怒江,都被天险阻挡,望江兴叹。我中国远征军二十万将士枕戈待旦,新编三十九师集结在盘蛇谷,待命强渡怒江,收复河山。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殊死较量在大峡谷上开展。盘蛇谷的累累伤痕昭示着日寇给我们留下的心灵创伤。多少铁骨铮铮的汉子与东瀛小丑玉石俱焚,在这里埋葬。盘蛇谷,东方大峡谷,英魂永驻,国殇! 

随着滇西抗日战场的开辟,盘蛇谷七弯八拐的羊肠古道也随着历史的烽烟变为一条白茫茫的“Z”字形巨蟒垂挂在盘蛇谷上,卸下了悠悠古道忙碌千年的历史重担。马铃声逝去,随之而来的是汽笛长鸣、车轮声响。盘蛇谷,依然是扣人心弦、夺人心魄的地方。2005年,一辆满载乘客的中巴车不慎落入万丈深渊,十多名乘客无一生还,酿造了战火之外的最大人员意外死亡。特大交通事故吓得沿江两岸的居民半年多不敢乘坐车辆,演绎出一幕谈车色变的人间悲剧,给多少人留下抹不去的阴影。盘蛇谷,每次从你身边走过,我也是无比地害怕,果真是名副其实的险冠滇南,这是大旅行家徐霞客历经大风大浪后所发出的肺腑感叹。 

峡谷回望,千古奇人徐霞客将水寨和盘蛇谷推崇为滇南二绝:“水寨高出众险之上,此峡深盘于众壑之下,滇南二绝,于此乃见。”窥一般而见全豹,言尽于此,我无需对故土保山吹嘘夸张,早有来者长篇大论留下千古绝章。 

联系:保山市隆阳区文化馆678000王洪昌13658754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