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隆阳文史 >> 正文
徐霞客的隆阳旅游考察行程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 16:14  浏览:  字体:   作者:刘义马  来源:  打印正文

 

在隆阳文化史上,有两个从古道上走来的外来者是与众不同的,其他的外来者大都是因为生活和生计所迫而来,而这两个人是纯粹为旅游观光而来的,一个是意大利人马可波罗,一个是国人引以为傲的大旅行家徐霞客。这两大旅行家的到来,使隆阳旖旎的自然风光多了厚重,特别是因为《徐霞客游记》,隆阳的风土人情得以较全面地展现给了世人。 

徐霞客名弘祖,字振之,明代南直隶江阴(今江苏省江阴县)人,生于明万历十四年十一月(公元1587年1月)。他生活的时代正值中国封建社会的衰落时期,当时世风日下,官场腐败,政治混乱,徐霞客不事钻营更无心仕途,素慕古代圣贤纵情山水、比照风物的豁达自在,更有一腔热情,立志遍游祖国名川大山。22岁那年他在家乡的胜水桥头登船出航,在30多年的游历生涯中不畏艰辛,风餐露宿,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如果以现在的行政区划来看,他共到了云南等19个省市自治区。 

明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时年52岁的徐霞客从古道上朝保山隆阳走来了。从他长期的长途跋涉和风餐露宿的经历,以及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时疾病缠身“双足俱废”并由云南木知府用轿送回家乡的经历来推断,他来到隆阳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是太好,他的旅行事业已经接近了尾声。 

徐霞客算得上是真正的一名“侠客”,只不过别的侠客是是仗剑而行,他是背负着文房四宝而行。在考察大自然的过程中,不管困难多么大,条件如何恶劣,他每天都坚持把旅游的经历和考察的情况以及自己的心得体会,详尽而生动地记录下来,据他自己说:“余日必有记”,从未间断过。他在隆阳境内的旅游考察,无论是从地理科学、自然生命科学、人文历史科学,还是游记文学方面都获得了接触的成果。他对所到之处的地质地貌、地热资源进行了实地走访考察,纠正了此前一些史地书籍对隆阳境内山水的错误记载。另外,徐霞客在隆阳期间,还对所到之处的人文景观深入细致的考察,对一些民风民俗做了“原生态”的记载。也就是这些兼有文学性和学术性的日记,让我们有机会看到360多年前的一个鲜活的隆阳。 

徐霞客是从西南丝绸古道上走来的,进入保山隆阳地界的上一站落脚点自然在大理的永平杉阳。滇西有太多的奇山异水,值得他一一饱览,何况是在阳春三月,在他经过的小路旁肯定是草长鸢飞、蜂蝶缭绕。 

二 

农历的三月二十八日,一个春光灿烂的日子,徐霞客从杉阳地界内的慧光寺起脚,经过阿牯寨、狗街子、阿夷村、沙木河驿大道、凤鸣桥和湾子到达霁虹桥,随后进入今隆阳地界平坡。 

霁虹桥在隆阳与永平交界的澜沧江上,两山夹峙,石壁耸立,是古驿道进入保山的第一天险,古渡开辟于战国,因江水而得名兰津渡。东汉、蜀汉、南诏和元朝等四次在此修路搭桥。明统一后,于成化年间首建铁索桥,取名为“霁虹桥”,并以此为定制,沿续下来,成为西南地区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铁索吊桥,直到1986年因上游滑坡截流,桥被洪水冲断。 

徐霞客来到霁虹桥时,桥两头还有附属建筑,设有关卡、税局及武侯祠等,他对保山人传统所说的“肇始于武侯”的兰津渡历史首次提出了质疑,认为“汉德广,开不宾,渡博南,越兰津,度兰仓,为他人”的兰津歌谣在汉明帝时早已著闻。可能是因为急于寻找落脚过夜的地方,未及进入桥东端的武侯祠,急匆匆的走过了霁虹桥。大约过了五里路程到了兰津古渡的码头平坡。平坡在古道兴旺时,设有客栈和马店,徐霞客当晚在平坡过夜。 

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徐霞客在平坡吃过早餐后,便起脚曲折南上,根据他在日记中的描述,走的道路就是现在所说的“梯云路”,俗称水石坎。走通近乎60度坡度的梯云路,到山达关时见到了一个尼姑庵,现在庵的遗址还在。可能是大旅行家此时已经走得很累,当他见到山青水秀的水寨时,从山顶流下的水交汇洼中,并在山达关形成了一线飞瀑。于是他做出了“此当为入滇第一胜”的赞美。 

因为徐霞客写的游记比较多,生前又未及整理汇编,是在他逝世后由季梦良(字会明)整理的,所以难免有些缺失,后人再编《徐霞客游记》时也无法将其按时日将它补齐。徐霞客来到水寨,不知做了如何停留。反正自此至四月初九日,游记共缺了十日,这不能不说是对隆阳文化的一大憾事。从整部《徐霞客游记》的风格来看,他是每日必记的,哪怕是驻地休息,他也会写明某某日居某某处所。所以缺失了的这十天的游记,相信他是记了的。他写游记用的是毛笔,平均每天的写上千的文字,十天的游记足以装订成一册。只是沧海遗珠,不知这一册游记遗失何处,有研究者推断是被保山结交的朋友借去而遗失了。季梦良在整理游记时,推断徐霞客在十天里拜访了隆阳的闪人望兄弟。 

闪人望兄弟是保山文化名人闪继迪的长子和次子。其父闪继迪字允修,号广山,万历十三年(1585年)举乡荐,曾任翰林院孔目,转吏部司务,崇祯元年(1628年)告老还乡。闪仲严字士安,号人望,天启元年(1621年)中举人,天启五年(1625年)中进士,曾在翰林院供职,因当时宦官专权,未能逞展自己的志愿。崇祯十年(1637年),闪继迪在保山老家病逝,闪人望奏请还乡抚丧,后来就一直在保山老家居住到病逝。闪仲侗字士觉,号知愿,也是一个读书人,靠父、兄的官名得到了荫封。 

徐霞客是一个不事钻营无心仕途的“闲云野鹤”,闪氏兄弟也是不愿意和“阉党”同流合污的人,所以他们的相识相交应该有共同的话题。 

四月初十日,徐霞客出南门,途经沙河、云瑞芭蕉洞(今石花洞),沿着古道一直到了冷水箐、蒲缥。在这一天的行程中,他手持火把探访了石花洞。 

四月十一日,徐霞客从蒲缥出发,经过石子哨、落马厂、大坂铺(今打板箐)至八湾(今坝湾)。因为当时的潞江坝瘴疠严重,路人一般不敢做停留,而是口含大蒜急奔高黎贡山山麓。徐霞客过此地时也不敢停留,一路急走到了磨盘石(今蒲满哨一带)。 

四月十二日,徐霞客从磨盘石西南出发,经过蒲满哨往西向高黎贡山山脊而去,到了高黎贡山的分水关,关东水下潞江,关西水龙川江。过了山脊便望腾冲而去,离开了今隆阳区的地界。在这一天的游记中,他对高黎贡山的古代名称“高黎工山”的释意做了进一步的追溯考究。 

徐霞客是一个生命的行者,对于每一地方,他都是过客,但这个过客一生都在追求用脚步丈量更多的土地。出了隆阳地界,徐霞客便到了腾冲,南方丝绸古道使这位大旅行家把脚步走向了滇西大地的更深远处。 

三 

徐霞客在今腾冲界内共度过了32天,于五月二十一日从橄榄坡,经过茶房、竹笆铺、太平铺、新安哨、分水岭,在磨盘石的一户卢姓人家住宿。 

五月二十二日,徐霞客从蒲满哨出发,下山经过八湾(今坝湾),因为潞江在当时是一个使人谈之色变的瘴疠区,徐霞客不敢停留,继续东行渡舟过了怒江,经箐口、盘蛇谷、杨柳湾、打板箐,因为气候炎热,他雇的挑夫便和他在落马厂歇息过夜。 

五月二十三日,徐霞客从落马厂出发东行,经过石子哨、到达蒲缥泡了一个澡之后,经过花桥、孔雀寺等地到达冷水箐,度过了一个雨夜。 

五月二十四日,徐霞客从冷水箐出发,过坳子铺,再次持火把详细考察了石花洞。从石花洞出来后,经过卧狮窝村、大海子、沙河桥、胡家坟、龙泉门、法明寺,休息于今天玉皇阁大殿旁的会真楼。他的一个在旅途中结识的崔姓朋友到会真楼邀约他到保山城中的一个小酒家吃晚饭。当夜有大雨。 

五月二十五日,徐霞客和他崔姓朋友一起逛保山城的玉器加工作坊。 

五月二十六日,徐霞客和他崔姓朋友等人在保山城的玉器加工作坊加工玉器,并请花工为他加工了一块玉石。 

五月二十七日,徐霞客在会真楼内撰写游记。 

五月二十八日,徐霞客在会真楼内撰写游记,花工解开玉石送给他来看。 

五月二十九日,徐霞客上午叩访闪人望的兄弟闪知愿,闪因为有事约于第二天见面。遇到了曾在腾冲会过面的新添人邱生,两人相遇很是高兴,相互邀约到对方的寓所聊了一会儿,下午返回会真楼。 

五月三十日,早上拜访藩莲华和闪知愿,随后出龙泉门,观察了九龙泉,爬了宝盖山。 

六月初一日,徐霞客在会真楼休息。 

六月初二日,徐霞客从保山城东门出,过大官庙上到哀牢寺山麓的哀牢寺,并到了山顶的金井、玉泉。从哀牢寺下来,经过清水沟、投宿于沈家庄,当夜有雨。 

六月初三日,徐霞客从沈家庄出发,拜访了闪家的墓园,因为守墓园的人不在,只能在门外叩拜了闪太翁的灵位,随后走访察看了落水洞和天生桥,摸黑走了一段路后到小寨投宿。 

六月初四日,因为所投宿的人家忙于插秧而没有给他做饭,徐霞客只好空着肚子从小寨出发返还到保山城才吃上了一段馒面,下午回到会真楼。 

六月初五、初六日,徐霞客在会真楼休息。 

六月七日,闪知愿到会真楼看望了徐霞客,并给他带去了糕饼。 

六月八日,闪知愿有给徐霞客送去了猪肉、羊肉和米、酒等物品。 

六月九日,闪人望兄弟邀约徐霞客位于龙泉门的马园,马园是一个依山伴水景色优美的庄园,几个人在马园内把酒欢饮直到天黑。徐霞客从闪人望的口中探听到了多位老朋友的消息。 

六月十日,徐霞客到玉工家谈事,返回会真楼后得知闪家的女婿马元中等人来拜访过他,于是他返身拜访了闪家的女婿马元中和俞禹锡。俞禹锡家在苏州和闪家是世交,俞禹锡于闪太翁去世时赶到保山完婚,定于守满三年孝后返回苏州。 

六月十一日,徐霞客到俞禹锡家赴宴。 

六月十二日,上午俞禹锡给徐霞客送了一些食物和钱,下午马元中和俞禹锡到会真楼和徐霞客喝酒。 

六月十三日,徐霞客出了会真楼,经过仁寿门、纸房村、红庙村、郎义村等地到达了卧佛寺,察看了卧佛寺的山水风物。是夜,在卧佛寺住宿。 

六月十四日,徐霞客在卧佛寺考察了云岩的内洞和暗洞。随后经过板桥到金鸡温泉,后又经过下村等地返回到会真楼。 

六月十五日,徐霞客在会真楼休息。 

六月十六日,徐霞客拜访了闪知愿后到了太保山麓书馆,闪知愿送来了《南园漫录》和《永昌府志》等书籍。 

六月十七日,徐霞客到闪知愿家赴宴。 

六月十八日,徐霞客从会真楼搬到太保山麓西南打索街刘北有的书馆居住。上午独坐馆中抄录《南园漫录》时马元中又给他送来了《续录》。下午刘俞锡到徐霞客的居所饮酒同乐,互有诗文应答。 

六月十九日,徐霞客在书馆抄书,闪知愿给他送来了上好的纸笔。 

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徐霞客在书馆抄书。 

六月二十三日,大雨稍晴,徐霞客就拜访了闪孩识和刘北有,下午到闪孩识家赴宴直到深夜。 

六月二十四日,徐霞客在书馆已经绝粮了,刚好得知刘北有准备设酒宴招待他,于是写信与刘北有讨要粮食。书信写到:“百杯之招,不若一斗之粟,可以饱数日也。”风趣的语言透出一股辛酸无奈。 

六月二十五日,徐霞客与新舔邱术士同游九龙池后返回书馆抄书。刘北有安排人给他送来了粮物及牛肉等。 

六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徐霞客因为下连天雨不便外出而一直在书馆抄书。 

七月初一至初三日,徐霞客仍因为下连天雨而在书馆抄书。得志俞禹锡将派仆人返回家乡苏州,于是便辗转难眠的写好了一封家书。 

七月初四日,徐霞客将写好的家书送到俞禹锡的住处,因为俞在城南一个吴姓朋友的庄园,于是徐霞客便随俞的书童到了城南吴氏兄弟的庄园与吴氏兄弟及俞禹锡等人一起饮酒同乐。 

七月初五日,徐霞客在书馆又一次绝粮,于是写信向潘莲华讨要。因粮食迟迟不送粮食来,于是便出龙泉门上了山坡循西而去,经过跋山涉水到了乾海子(今大海坝)的彝族寨子大寨,吃了难于下咽的大麦饭后就在大寨住宿过夜。 

七月初六日,天气阴沉,徐霞客在大寨吃过大麦饭后,从大寨出发,继续往西,到了玛瑙山,受到了马元中的哥哥马元康的接待,马元康亲自带徐霞客考察了开挖玛瑙的山洞。 

七月初七日,徐霞客因为天下雨只能与马元康在家中下棋度过了一天。 

七月初八日,徐霞客因为天下雨继续留在马元康家,下午在马元康的儿子的陪同下,考察了玛瑙山的瀑布,晚上返回马元康家挑灯夜酌。 

七月初九日,徐霞客谢绝了马元康的挽留,往上江方向而行。马元康安排他的儿子继续为徐霞客导游水帘洞,经过新安哨游览完水帘洞后与马元康的儿子分别继续往西。经过烂泥坝村到了松坡受到了玛瑙山业主、马元康的叔父马太麓的热情接待。 

七月初十日,徐霞客起床后游览了青莲阁后与马太麓分别前往石城(今老缅城遗址)。徐霞客牢记着马太麓交代给他的沿途注意事项后沿着山坡上蜿蜒的小路往西而去。经过今芒宽乡境内的打郎、猛淋,持马元康的介绍信在猛赖坝找到了彝族土官早龙江,并在早龙江家食宿。 

七月十一日,徐霞客在早龙江家吃过饭后,同前日情景一样,早龙江交代给了他很多沿途注意事项。渡过怒江后,往北而上,到了蛮边,在一名“火头”(火头,即一喧之主,相当于土保长、里长)家食宿。 

七月十二日,徐霞客在火头家吃过饭后,到了中台寺(今只存遗址),拜访了四川僧人仓海,请仓海于次日领他游览石城。 

七月十三日,徐霞客和仓海吃过饭后,几个人在丛林中游览完了石城后,徐霞客仍返还蛮边火头家食宿。 

七月十四日,徐霞客在蛮边吃过早饭后,沿来路返回,在猛赖渡到了早龙江的兄弟及猛赖渡的业主早龙川家吃中午饭。渡过怒江后,经过猛淋在一个叫歪瓦的小寨子歇息过夜。 

七月十五日,徐霞客在歪瓦吃过早餐后,经过艰难跋涉,从北冲到了箐口歇息过夜。 

七月十六日,徐霞客从箐口出发,经过泥烂路滑的艰难翻越,身上几处跌伤,终于在天黑时分赶到了卧佛寺,吃到了热汤饭。 

七月十七日,徐霞客所带干粮已经吃完,只得空腹从卧佛寺出发,经过龙王塘、郎义村返回到刘北有的书馆,下午俞禹锡和闪知愿到书馆看了他。 

七月十八日,徐霞客还未起床,马太麓的儿子马元真等人便到书馆拜访他。下午到俞禹锡居所吃饭。 

七月十九日,徐霞客早上收到闪人望的手书邀请函,随后到闪人望家做客。 

七月二十日,徐霞客托安仁佛师给丽江木公捎去了书信和玉杯等物品。 

七月二十一日,徐霞客安排仆人前往玛瑙山取此前寄存的石淋树,并对失约于马元康而表示歉意。 

七月二十二日,俞禹锡和闪人望带着酒肉食物到徐霞客居住的书馆谈书论文一整日。 

七月二十三日,徐霞客到俞禹锡家吃饭,并喝了发汗汤药,晚上就在俞禹锡家住宿。 

七月二十四日,徐霞客返回到所居住的书馆,深夜,前往玛瑙山取石淋树的仆人返回。 

七月二十五日,徐霞客收到了闪人望给他的赠诗后,安排仆人将石淋树送于对方。 

七月二十六日,徐霞客搬到俞禹锡家居住,白天仍返回书馆撰写日记,晚上到俞禹锡家居住。 

七月二十七日,徐霞客到书馆搬未前一日未搬完的东西,俞禹锡开始为徐霞客赴顺宁做准备。 

七月二十八日,徐霞客准备赴顺宁而因俞禹锡的挽留,再在他家留住一日。 

七月二十九日,徐霞客吃过早饭后惜别了俞禹锡、马元真、闪人望等在保山结交的朋友,出南门、经过神济桥、大树墩、阿今等地到羊邑歇息过夜。 

七月三十日,徐霞客在羊邑吃过早餐后,经过落水寨、狮麓、五马等地,走向了今昌宁县的地界。 

四 

徐霞客在今隆阳区地界范围内共度过了82天的时光,除了缺失的那十天的游记外,还留下了32000多字的有关隆阳境内历史风貌和自然风物的游记,且尚不包括他在此期间抄录的地方史志资料以及其他诗文。徐霞客在隆阳地界内的旅游考察,所经所历奇景异物,山水村寨都很做到详细考究,也难一一叙述完。虽然青山流水依然在,但人间世事沧海桑田,古今地名也有改变。比如当年的某些仅有几茅草屋的村寨,现在已经发展成了繁华的集镇,比如坝湾;而当年的某些繁盛之处,现在已经荡然无存,比如他浓墨重彩描述的马园。古今地名和村寨名沿用相同的占一部分,但古今地名相异无法考证的则占大多数。 

徐霞客,一个将生命交给了旅游考察事业的行者,他的理想远在天涯,追求没有疆界。他在隆阳的82天里,以探索隆阳的山川地貌为重点,旁及历史地理、事业贸易、民俗风情、自然气候、工矿物产、社会风化等,对隆阳的自然雄姿和人文景观做了全方位多层次的提示和展现。因为他的到来,隆阳的佳物美景开始被世人所知。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徐霞客在隆阳的时间不到三个月,但他有效而积极地参与了隆阳文化的构建,因此他在隆阳文化史上有着坚固而永久的地位,隆阳文化因徐霞客而多了一份精彩。 

联系:保山市隆阳区政协办公室 刘义马 1388781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