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隆阳文史 >> 正文
徐霞客与保山会真楼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4日 16:15  浏览:  字体:   作者:刘义马  来源:  打印正文

 

会真楼藏于太保山玉皇阁古建筑群的北侧,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整个小院是独立的,圆形卷筒式的院门向南直对着玉皇阁的北山墙。会真楼是一座不起眼的小楼,但就是这座小楼,使隆阳的永昌文化首次揭开面纱走出了“世外桃源”,而能够使小楼牵动隆阳文化史的这位文化名人则就是明代的大旅行家徐霞客。 

徐霞客也许能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 “侠客”,只不过别的侠客是仗剑而行,他是背负着文房四宝而行。他生活的时代正值中国封建社会的衰落时期,当时世风日下,官场腐败,政治混乱,徐霞客不事钻营更无心仕途,素慕古代圣贤纵情山水、比照风物的豁达自在,更有一腔热情,立志遍游祖国名川大山。 

徐霞客在22岁那年,从家乡的胜水桥头登船出航,漂泊的船只驶载着他走向一片陌生的天地,一个漂泊的游子开始了他的旅游事业。他在后来30多年的游历生涯中不畏艰辛,风餐露宿,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如果以现在的行政区划来看,他共到了云南等19个省市自治区。 

明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时年52岁的徐霞客从古道上朝保山隆阳走来了。从他长期的长途跋涉和风餐露宿的经历,以及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时疾病缠身“双足俱废”并由云南丽江木知府用轿送回家乡的经历来推断,他来到隆阳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是太好,他的旅行事业已经接近了尾声。 

徐霞客把他宝贵的四个月时间给了保山,其中在今隆阳区地界范围内共度过了82天的时光,留下了32000多字的有关隆阳境内历史风貌和自然风物的游记,且尚不包括他在此期间抄录的地方史志资料以及其他诗文。隆阳文化史因为《徐霞客游记》,隆阳的风土人情得以较全面地展现给了世人,旖旎的自然风光多了些厚重。 

徐霞客是从西南丝绸古道上走来的,进入保山隆阳地界的上一站落脚点自然在大理的永平杉阳。滇西有太多的奇山异水,值得他一一饱览,何况是在阳春三月,在他经过的小路旁肯定是草长鸢飞、蜂蝶缭绕。 

徐霞客来了,隆阳有福了。他先到隆阳城,结交了文化名士闪人望兄弟,然后把脚步走向极地边城腾冲,在腾冲一个多月后再从古道返回到了隆阳境内。 

徐霞客从腾冲返回到隆阳城下榻的就是会真楼。会真楼,因为供奉天、地、水等“诸真天师之像”而得名,但真正带给这座小楼灵光却不是这些天师菩萨,而是徐霞客。 

徐霞客在会真楼,进行的一项重要事务就是撰写游记。霁虹桥、水寨、云瑞石花洞、高黎贡山等一系列的隆阳山水风光,便从徐霞客的笔下流到了纸上。 

徐霞客在隆阳境内的旅游考察,无论是从地理科学、自然生命科学、人文历史科学,还是游记文学方面都获得了杰出的成果。他对所到之处的地质地貌、地热资源进行了实地走访考察,纠正了此前一些史地书籍对隆阳境内山水的错误记载。另外,徐霞客在隆阳期间,还对所到之处的人文景观深入细致的考察,对一些民风民俗做了“原生态”的记载。 

因为徐霞客在会真楼撰写的这些兼有文学性和学术性的日记,我们有机会看到了一个360多年前的鲜活的隆阳。 

徐霞客在会真楼落脚20多天后,便搬到了文化名士刘北有的书馆居住。但会真楼却是他在保山下榻时间最长的地方。会真楼,因为徐霞客在此写下《永昌志略》和《游永日记》等文稿而挤身进了隆阳文化史。 

徐霞客走了,会真楼还在,隆阳的乡土文人也便有了一处精神寓所,现存的建筑是后世维修后保存下来的。地方史志记载,1987年曾经在这里举办过一次名为《徐霞客永昌之行》的展览,展览以徐霞客在保山考察行踪为线索,以版面为基本形式通过图片、照片、文字说明,集中展示了徐霞客考察保山的山川地理、风光名胜和风土人情的史迹。 

当时之所以能举办这样的一个展览是因为原保山市博物馆在玉皇阁办公。后来政府把玉皇阁古建筑群的使用权交给了玉皇阁的掌事道姑,会真楼门便变成了一处纯粹的宗教用地。 

我多次的到了会真楼门前,想探究一下历史的足迹,无奈小院落都是铁将军把门,据说是里面的会真楼已经做了掌事道姑的起居室。从门缝里管窥一下小院的内部布置,还要小心道观管理者把你当做小偷或是窥私者。 

玉皇阁是隆阳区道教协会所在地,因此玉皇阁是区内香火最旺的一处道观,在这里供事的道姑很多,但是她们大都忙于自己的信仰和法事,自然不会关心什么徐霞客和什么隆阳文化。 

徐霞客是保山文史理论研究的一个热点,一直被翻来覆去的研究,曾经还成立过一个徐霞客研究会。可惜了眼前,会真楼这一凝留着徐霞客不畏艰苦、勇于实践的科考探究精神的精神寓所,却一直“深藏不露”,越来越被人遗忘。 

会真楼,院门口上方的花架上爬满了常春藤,刻着“会真楼”三个字的牌匾也藏于藤叶之中,若不是一番苦心,一般人是能真的寻不到了。 

会真楼,请你多保重。 

联系:保山市隆阳区政协办公室678000 刘义马1388781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