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隆阳文史 >> 正文
板桥往事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24日 16:07  浏览:  字体:   作者:  来源:  打印正文

 

 

 

杨晓富

 

保山作为滇西反攻的大前方,而板桥则是大反攻的指挥中心和物资供应主要基地,这个永昌古道上的古镇,在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死大决战中,云集当时全国赫赫有名的无数抗战将领,留下许多难以忘怀的往事。

 

 

李根源:烽火板桥行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1942年2月,日军入侵缅甸;3月8日攻占仰光,相继占领同古、仁安羌、腊戌;5月1日,攻占曼德勒,继而进逼云南;5月3日,畹町失守,国门大开;5月4日,芒市、龙陵陷落,并出动54架飞机、分两批狂轰滥炸保山城,酿成震惊中外的“五·四”惨案;5月5日,日军先头部队抵达惠通桥,我守桥部队在马崇六指挥下果断将桥炸毁,阻敌西岸;5月10日,腾冲沦陷。至此,怒江以西国土全部落入敌手。

滇西抗战伊始,“民国元老”李根源主动向蒋介石请缨亲赴前线,蒋委任他为云贵监察使身份署理保山前线军务。1942年5月24日,李根源从昆明启程,5月28日到达保山,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长官部参谋长萧毅肃、工兵司令马崇六等人在板桥花桥街头迎接。当时由于保山城惨遭“五·四”被炸不久,城内一片废墟,且有日机偷袭,李根源暂住西庄卧佛寺,此后几日,李根源深入保山城和被炸村寨进行实地调查,一方面积极协助第十一集团军安置难民,另一方面广泛开展抗日宣传活动。6月2日,李根源的驻地由卧佛寺迁往龙王塘,以便与附近第十一集团军司令部驻地圆光寺保持联系,随即在龙王塘召集宋希濂、远征军参谋团团长林蔚、副参谋团长马崇六,召开四人军事会议,力主据守怒江天堑。会后,李根源和宋希濂联名电呈蒋介石,扭转了以前蒋介石据守沧江的想法,从而保住了保山。

在龙王塘期间,宋希濂考虑李根源年事已高,保山又兵荒马乱,劝李根源退居永平,他坚决表示,“誓与永昌共存亡,不可去不能去。如保山失守,就跳龙王塘以谢乡人。”并赋诗“老夫向来生死惯,总向人间难处行”,表明抗战到底的决心。

6月7日,李根源主持在金鸡小学文昌宫召开军民动员大会,会后发表了著名的《告滇西父老书》,掀起了滇西军民一致抗战的高潮。此后,李根源将云贵监察使行辕从龙王塘移居板桥小汉庄刘家祖祠,便于发动民众支援前线抗日,建立良好军民关系,且与圆光寺、马王屯、光尊寺、碧龙庵等军事指挥要地靠近,方便军事往来,情报传送,直至7月3日,李根源离开板桥前往大理。

李根源驻板桥期间,还激情满怀地赋诗二首:一首《卧佛寺》,“石崖竟秀通灵窍,居水潭边树十围。朝夕偶山阁上望,云峰不见见云飞。”另一首《小汉庄》,“万顷禾田绕汉庄,鸣锣处处叫栽秧。黑云四起甘露降,天助国军多少粮。”

 

宋希濂:圆光古寺显身手

保山惨遭日机轰炸后,社会一片黑暗混乱,情势非常危急,蒋介石急令宋希濂将驻在四川西昌的第十一集团军71军36师徒步开往祥云,先头部队乘车于5月5日奔驰保山惠通桥,该师106团赶到后与敌展开激战,多次打退渡江之敌,粉碎了日军继续东进的企图,保住了保山这个重要军事基地。5月7日,宋希濂总司令偕副参谋长陶晋初一行抵达保山,视察了保山城及其附近村庄,并将司令部设在板桥圆光寺,率部收拾残局,抵抗日寇东进,直至抗战完全胜利,第十一集团军撤走。

收容难民,惩治贪官污吏。保山惨遭日机轰炸,到处一片残垣断壁,尸横遍野,地方龙奎垣的“熄烽部队”不但不维持秩序,还借混乱之际,抢劫银行,掠夺钱财,携带细软逃跑;时任县长刘言昌也闻风而逃,后被宋希濂追到郞义持枪勒令返回。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撤退回来的官兵,混杂于大批逃难归来的华侨之中,滇缅路上难民拥挤,瘟疫横行,惨不忍睹。宋希濂第十一集团军陆续集结保山后,积极配合李根源动员军民坚决抗日,拒敌于怒江西岸,派出部队深入高黎贡山、腾冲和龙陵展开游击战争,局部打击日军;整顿军纪和地方秩序,对第一次远征失败的教训,按照重庆军委会的指示进行深刻总结,不战而逃的66军军长张轸、29师师长刘伯龙、28师师长马维骥等人予以免职,押送昆明行营处理;成立纠察队,沿滇缅路收集散兵游勇,编入新编28师;收拾残局,宋希濂从集团军抽派官兵配合地方政府清理保山城内的废墟、死尸,从源头上控制瘟疫流行,并从昆明紧急调运医务人员和药品,大力救治灾民和归侨,发放粮款予以救济。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控制了保山的混乱局面,恢复了当地生产生活,凝聚了军民抗日的民心。

训练部队,做好反攻准备。保山秩序稳定后,宋希濂致力于军队训练,提高战斗力,请示重庆军委会批准成立“滇西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聘请美国教官讲授美式武器的使用方法,截止反攻前的两年时间里,共招收学员2000余人;与此同时,在板桥、瓦窑、金鸡、蒲缥、瓦房、汶上等地开辟军事训练基地,提高实战能力。1944年2月,在沙坝厚庄碧龙庵前的开阔地带,第十一集团军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大阅兵。经过长时间的严格训练,远征军作战能力不断增强,为日后滇西大反攻打下了坚实基础。

担当反攻主力,力克芒龙畹。1944年5月11日,滇西大反攻战役打响后,第十一集团军按照马王屯长官部的作战部署,承担穿插作战任务。5月下旬,宋希濂抽调第6军和第71军各一部组成突击队,从惠人桥、打黑渡等渡口渡过怒江,随即大部队迅速渡江成功,约7万余人,直插松山、龙陵、芒市等日军据点;1944年7月下旬,松山被围,远征军在扫除敌人南翼象达防线的基础上,派两个军的兵力从东、北、南三面围攻龙陵,但因日军分别从芒市、腾冲增派大量援兵,致使远征军攻击部队腹背受敌,不得不暂时撤出战斗,宋希濂也因越级向重庆军委会误报战果而被撤职。第十一集团军副总司令黄杰接替宋希濂,汇集南北两翼主力第三次围攻龙陵,经过激烈争夺并切断芒龙公路,10月29日,远征军集结10个师的强大兵力向龙陵发起总攻,经五昼夜鏖战,终于11月3日将守敌大部歼灭,收复了龙陵。紧接着,第十一集团军乘胜追击,势如破竹之势,相继攻克芒市、遮放、畹町残敌,直至1945年1月27日,该部第2军军长王凌云与驻印军新1军军长孙立人在中缅边境小镇芒友胜利会师。

 

卫立煌:虎踞马王大反攻

1943年4月,国民政府根据中、美签订的《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挽回第一次远征失败的被动局面,决定再次组建中国远征军,调集第十一集团军、第二十集团军两支野战部队和其他特种部队,总兵力约16万人,移驻滇西楚雄、大理、保山等地,相机组织反攻。蒋介石首先任命陈诚为远征军司令长官,设长官部于楚雄。由于陈诚专横跋扈,派系思想严重,加之身体多病,不久便离开了长官部,蒋介石遂任命“支那(China)虎将”卫立煌接任远征军司令长官。1943年7月,卫立煌从成都飞赴昆明,与省主席龙云简单交接后,匆匆赶往司令长官部,为便于靠前指挥,卫立煌决定将长官部移至保山板桥马王屯,仅距怒江前线70余公里。此前,马王屯原是一个战略物资仓库群,保山“五·四”被炸后,战略物资运走一空,余下30余间空房。

马王屯四面环山,连接滇缅路,周围松林蔽日,极具掩蔽性。远征军司令长官部设在马王屯的老鹰沟,共占营房10间,卫立煌住在一套改造的房间里,里面是寝室,外面是办公室兼会客室;指挥部设有电话、电台及其他军事设施。史迪威派来的盟军联络组窦恩一行住在董家山的长凹子,他们设有自己的通讯、交通、防空、保卫及生活设施。长官部内设炮兵指挥所、工兵指挥所、通讯指挥所、汽车指挥所、兵站总监部、军法执行部、美军作战参谋团等部门。卫立煌坐镇马王屯近一年之久,全面指挥滇西大反攻。

联系民众,建立良好的军民关系。卫立煌到保山后,主动联系地方群众,不分族别,反复深入潞江、盈江等土司地区,与山官头人交谈,掌握民族情况,晓以大义,投身抗日,将各民族的力量团结起来。

整顿军纪,统一军心。卫立煌针对当时国民党军队内部普遍存在的嫡系与杂牌之间的矛盾,对远征军所辖的4个集团军、12个军、36个师一视同仁,不搞亲疏关系,尤其对蒋的嫡系霍揆彰、宋希濂、何绍周等人平等对待,不拘小节,从而使远征军上下协调,步调一致。

训练部队,更换武器。卫立煌依靠驻滇干训团和美国教练为主,加强部队整训,分期分批培训,组织阅兵比武,提高作战能力。同时,他积极争取盟军参谋长史迪威的支持,以美式装备武装军队,通过改装,远征军的武器装备在当时达到世界一流。

实地勘察,选择渡江点。基础工作做好后,卫立煌深入怒江防线,北起六库栗柴坝,南至施甸打黑渡,沿江40余个渡口他都一一勘察,最后选定栗柴坝、勐林、康浪坝、双虹桥、打黑渡等十余个渡口作为渡江点,最终使各作战部队顺利渡江。

制定作战计划,实施大反攻。远征军拟定作战计划,我在编撰《板桥镇志》曾采访有关当事人,有说是在马王屯长官部会议商定的,有说是在光尊寺文昌宫会议商定的,比较可靠的是后者。据老人回忆,当时部队吉普车来来往往,非常隐秘,1944年5月反攻前,光尊寺里里外外都被部队把守,卫立煌召开秘密军事会议拟定滇西反攻作战计划。但如此机密的军事情报,后来仍被日军获取,将江防部队撤至高黎贡山据点,给远征军攻克带来极大阻力。

远征军的作战计划是:渡过怒江作战,打破日军的前沿防线,以主力分路穿插,达到分割包围敌人主要据点的目的,具体分南北两翼向滇西日军发起全面反攻,北翼第二十集团军6万人负责腾冲方面的穿插任务,南翼第十一集团军7万人负责龙陵方面的穿插任务,上述步骤实现后,主力沿芒龙公路南下,继续追歼芒畹之敌,彻底将日寇赶出国门。此次滇西大反攻,从1944年5月11日开始,至1945年1月27日结束,历时8个月零16天,中国远征军共出动7个军、14个师和其他特种部队,计16万人之众,伤亡失踪67463人;日军第56师团全部被歼,第2师团和第53师团大部被歼,死伤被俘21057人,敌我伤亡比例为1:3.2。

1945年5月,卫立煌调昆明任中国陆军副总司令(何应钦为总司令),国民政府下令撤销中国远征军番号,归并中国陆军。卫立煌走后,全国慰劳团团长余斌大主教在庆功会上激动地说:“为崇将军功并以我军远征胜利示来兹……保山坝南有诸葛营旨在尊奉武侯南征,今将军之功不亚于诸葛,当应留垂青史,倡议将马王屯改名立煌营。”他亲笔撰写《立煌营记》,并在马王屯指挥部立碑作传。

 

抗战胜利后,时任县长孟立人在《抗战总结报告》中回忆说:“……反攻前三日即五月八日,县府奉远征军长官部命令……规定在板桥集中民夫六千名、马一千八百匹,瓦房街集中民夫一千五百名、马三百匹,杨柳坝集中民夫一千五百名、马九百匹,瓦窑集中民夫一千名……统限五月十六日以前征足,到达指定地点。在此一星期内,由长官部令征之夫马,计有民夫两万人、骡马三千匹。仅板桥一镇,即负担民夫一千六百人、马一百四十匹……此次反攻之补给品有军粮、弹药、食盐、马料之类……长官部所征夫马,规定第一批急运品为大米二万大包、马料二千大包、弹药1200公吨。运输路线:(一)由瓦窑经漕涧至栗柴坝渡;(二)由北庙经河湾街至打郎;(三)由板桥经杨柳坝至户帕等三线为主线……板桥有司令长官部及仓库在附近村落,为输送军粮弹药之起运点,为最繁重者,最显著之供应据点。”

滇西大反攻是事关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一场大决战,是中国八年抗战第一次彻底将侵略者驱逐出国门的战略反攻,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役亚洲战场第一次由战略转移到战略反攻取得的伟大胜利。板桥和保山人民一道,为抗战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作  者:杨晓富

作者单位:保山市隆阳区文联

联系电话: 13577569088

电子邮箱:yangxiaofu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