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隆阳文史 >> 正文
老营李凤祥府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25日 09:04  浏览:  字体:   作者:顾建中  来源:  打印正文

 

老营凤祥

 

顾建中

 

 

 

第一次到“老营”时,我就想此地肯定与战争、营盘、军营有些关系,后来证明,历史和事实确实如此。

近代以来,边城保山经历了太多的内忧外患,演绎无数兵戈铁马的历史过往。一个半世纪前,席卷大半个云南省的杜文秀回族起义更是波及了几乎所有的保山家庭。近二十年残酷厮杀,无数生灵涂炭,称为“小南京”的永昌城断垣残壁,百姓流离失所。但在离城不远处的老营,一座气派的府邸却张扬地冒了出来。这就是清廷视为收复永昌府城第一功臣李凤祥府,民间称为“李将军府”或“李府”。

用“自古乱世出英雄”这句老话来概括李凤祥的一生再贴切不过了。老营汉、白杂处,永昌设治后入史册者廖若晨星,而他却凭镇压起义有功粉墨登场,成为叱咤滇西的名人。

李凤祥,字云伍,世居老营村。在他的少年时代,大理至保山的通商主干道还是远在老营两天路之外的霁虹桥之梯云路,那条千年西南丝路所经之处,催生了无数富裕和繁华。而偏僻的老营虽也有一条古驿道,连接着诺邓盐井和怒江大峡谷,但与水寨、板桥的车水马龙、大马帮络绎不绝相比,实在是要冷清许多。老营地势高亢、土地贫瘠,山民们除了在土里刨食,就得打柴、烧炭、狩猎,才能维持简单的生存。李凤祥家世代的基业是砍柴烧炭,一代代人黑嘴打脸出入炭窑,却始终改变不了穷困的境地。据说年少的李凤祥非常懂事,十多岁起就起早贪黑地帮父亲烧鸡窑,然后赶着骡子送进城里,换来大米白面。当他小心小心翼翼地赶骡子进到城里那些深宅大院时,无不对羡慕那些土豪的荣华富贵,心中埋下了异想天开的种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凤祥人到中年,娶妻生子,却依然千篇一律过着种田、烧炭的生活。

机会终于来了。咸丰六年(1856年) 杜文秀回族起义爆发,起义军以洱海为中心建立了政权。两年后,强大的义军浩浩荡荡从大理发兵滇西,开始围攻永昌城。

称为滇西锁钥的永昌府城异常坚固,由于回汉族上层的挑唆,保山汉族民间对杜文秀起义的说法是红(汉)白(旗)相争,起义军抓到不信白教(伊斯兰教)的异族人一概处死。为求自保,身体强壮的李凤祥带着李凤呈、李凤玉、李凤仪、李凤宝几兄弟,吸引了一大批邻里乡亲操练习武,以保家园。

老营自古民风强悍,男丁骁勇善战,李凤祥稍经训练,这支武装竟成为永昌知府的救命稻草,无数次解了官府危急,李凤祥也成了府衙炙手可热的人物。咸丰六年,杜文秀军总攻永昌府城,李凤祥率六百乡勇火速救援,在大堡子一带连破回营18座,杀伤回民数百人,以游击战打了义军一个措手不及,李凤祥一战成名。

义军对他恨之入骨,停止围攻永昌城,调集重兵对老营李凤祥老巢合围。

我曾数次去老营感受当年那场回族义军与李凤祥军的大战。每次爬上街子西边的大坡,都会惊叹这里攻防兼备的地势。李府前面是广数公里的开阔平地,后面是地势险峻的碧罗雪山余脉大风口,在李府位置扎下营盘,进可控老劳街子,切断驿道,退可凭地势高亢坚守,实在守不了即可撤入大山。在冷兵器时代,这样绝佳的地势是敌我双方都会争夺的。李凤祥是本地人,自古“天时地利人和”为决胜三要素,李凤祥占了地利、人和,在十多年时间里,清军竟然对他无之奈何,虽然占据了永昌府城,却总是拿不下小小的老营,一时束手无策。这这样,李凤祥率领的乡勇就像一颗钉子牢牢扎在起义军眼前,势力不断壮大。决胜的最后一个因素“天时”也到来了,同治九年(1870),多路清军配合李凤祥军合围永昌城,杜文秀军拼死抵抗,次年七月二十四日,义军将领杨德林见力不能敌,暗降李凤祥部,清军收复永昌。

自古道:“枪声一响,黄金万两”,战争历来是指挥官发财的良机。回族起义镇压下去后,朝廷封功嘉奖李凤祥兄弟,皇帝颁旨免收老营村3年的税收,并将查抄的杜文秀政权“逆产”重赏李凤祥兄弟,李氏兄弟迅速暴发。

光宗耀祖历来是中国人的传统,镇压杜文秀起义五年后,李氏兄弟投入数十万两雪花银重修祖宅。

为选好风水宝地,永建基业,动工之前,李氏兄弟请了8个“地师”(风水先生),拿着罗盘测风水、争论,最后还是选定了当年李凤祥背山面水(老营河)的营盘为地基。

建盖之时,建房的砖瓦材料要到距老营30多公里外的瓦窑运,其间山高路远,河流阻隔,运输极为艰难。上万个村民就沿着高山深谷排成长队,采用“接力棒”的办法,一块一块地互相传递。3年后,才把砖瓦材料运输完毕,开始营建,当然,除了征集大批的当地泥水匠人,还不惜重金请来了大批的剑川木匠。

时间又过了两年,庄严气派的李府始得完工。整个房屋呈“八卦”图形,结构严谨,气势恢宏,在当时被称作“大山深处里的一座都城”。

这肯定是老营有史以来最雄伟的人类建筑。李府占地达20多亩,采用滇西传统民居“四合五天井”布局,为四进八出建筑群。李氏五兄弟各占一院,一进院最为高大端正,为李凤祥居所,周围四个院落如众星揍月围着李凤祥的正院。

    四合院是中华民族“天圆地方”宇宙观的体现,突出“团”“聚”观念,具有风水、家族、传统、团圆、对称、和谐、采光、防盗、温馨等诸多优点点。由于不惜重金,李将军府从主体架构到细节都注重精雕细刻,随便走进一个院落都能看到斗拱重叠,飞檐串角,花台是石榴米的石刻和凸花青砖,墙壁多嵌大理石,门扇由镂空,雕有花、鸟、鱼、虫、人物及浮雕,玲珑剔透,精巧优美。五个院落或东或西都有照壁,上绘墨彩山水画及古诗名句。

    门楼和隔扇不用一颗铁钉,仅以凿榫卯相连接。李府的三方一照壁充分利用了有效的空间,院落显得极为宽敞,阳光充足。院落种植山茶、石榴、香橼等花木,花草芬芳四溢。

遗憾的是,半个世纪前,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李府遭到了“内伤”式的陆续破坏,精美的门窗、雕花的梁头不知所踪,在十年前,李府仅余下一座座空壳,厚重的墙、青色的瓦虽然还在承受风吹雨打,但整个建筑群已是毫无生气,就如历经百病的沉疴老人,在夕阳多余晖中苟延残喘。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经过抢救性保护和修旧复旧,重重洗礼的李将军府重焕生机,成为人们追忆那个时代,触摸滇西民居文化的重要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