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议政建言 >> 正文
关于对“永昌古道”隆阳段保护情况的调研报告
发布日期:2017年06月06日 08:37  浏览:  字体:   作者:赵俊华  来源:  打印正文

 

按照《政协隆阳区第五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2017年工作要点》的安排,5月11-12日,区政协文史委组织了部分政协委员对“永昌古道”隆阳段保护情况进行了调研。调研组一行先后到了板桥镇“官坡石砌古驿道”、“青龙街”和芒宽乡“双虹桥”路段进行了实地调研。召开了由区文广体育局、区住建局、区旅游局、区交通局、区委史志委、区文联和调研组成员参加的座谈会,听取了区文广体育局对“永昌古道”隆阳段保护情况的汇报。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永昌古道”隆阳段承载了上千年的古道辉煌,现代文明交通运输方式改变后逐显苍凉,又经历大自然的侵蚀和人为活动的破坏,原来的风貌已不完整,有些奇伟的古迹和场景也已留存在了照片和纸张上,但留下了千年记忆的古道线路和厚重的“丝路文化”。 

(一)“永昌古道”的形成 

“永昌古道”是“南方丝绸古道”中的重要线路,主要包括从大理永平至腾冲中缅边境的路段。“南方丝绸之路”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之为“蜀·身毒道”,是我国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最古老的道路。这条路,最初是一条人们自然走出来的民间通道。西汉建立后,约于公元前129年,汉武帝刘彻派遣官员司马相如开凿从成都出发,经雅安、西昌,过金沙江到大姚,最后抵大理的 “西夷道”。但因“蛮夷因以数攻,吏发兵诛之。”修道阻力大,困难多,永昌古道尚未修通,官方使者未能超过大理至保山一带。到了东汉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哀牢内附、东汉王朝“始通博南山、渡澜沧水”,通道才算打通了,并与缅甸的掸族有了经济文化来往,又通过缅甸进入了印度。汉武帝孜孜以求的“蜀·身毒道”才算全线畅通。其后,汉王朝全力开发西南,在各地置官设治,修筑驿道,使具有中原文明的汉族直抵滇缅之边。蜀汉时期孔明的南征,进一步加强了各兄弟民族之间的血肉联系。 

明代之后,由于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西南丝绸之路渐趋沉寂。然而,古道上的民族迁徙、商业贸易、宗教传播以及军事活动从未中断过,至今乃在对外交往中发挥作用。 

(二)“永昌古道”主干道线路 

“永昌古道”其主干道主要从今大理开始,经永平博南山,过澜沧江兰津古渡(后为霁虹桥),到水寨,至保山坝,然后又分为三条翻越高黎贡山抵腾冲出缅甸,最后达印度。翻越高黎贡山的这三条古道是: 

第一条为过怒江勐古渡上高黎贡山过北斋公房古道。这条为“北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西庄—清水河—一碗水梁子—二道桥—瓦房—汶上—新民—荷花树—勐古渡—西亚—高黎贡山北斋公房—腾冲城—缅甸密支那—印度。这条古道无史籍具体记载,但据有关史家考证推论认为是最早的一条,约在西汉以前就通行了。 

第二条为过怒江双虹桥上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古道。这条为“中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保山城仁寿门—磨房沟—老鼠山—青岗坝—乌头塘—大海坝—阿东—渔塘—河湾—联合—怒江双虹桥—烫习村—大渔塘—百花岭—高黎贡山南斋公房—腾冲城—缅甸那邦—印度。这条古道据有关史家考证其形成时期,应晚于“北道”,约在东汉设立永昌郡前后形成,为“永昌古道”的第二条主干道。 

第三条为过怒江惠仁桥上高黎贡山过天池古道。这条为“南道”,其路线是:今保山坝板桥—保山城南门—蒿子铺—蒲缥—马街—盘蛇谷—道街—怒江惠人桥—坝湾—高黎贡山蒲蛮哨—磨盘石—天池—城门洞—腾冲城—缅甸八莫—印度。这条古道根据诸葛亮南征永昌的一些遗迹传说和唐·樊绰《云南志·卷二》(《蛮书》)及其以后史籍推论,应晚于“中道”,约在东汉末或三国初形成,为“永昌古道”的第三条主干道。 

(三)“永昌古道”隆阳段现存主要遗迹及保护修缮情况 

“永昌古道”隆阳段现存的主要遗迹有:水寨平坡梯云路、水寨铺古街道及马店、官坡古道、一碗水西坡古道、石马山至乌头塘古道、冷水箐七十六道坎古道、盘蛇谷古道、惠人桥遗址、芒宽双虹铁索桥、北斋公房古道、南斋公房古道、城门洞古道、大风口古道等遗迹,这些都是我们珍贵的文化遗产。 

1、“水寨平坡梯云路”:水寨平坡梯云路是永昌古道最为精彩之处,自澜沧江边至长湾村约10余公里,有我国最古老的铁索桥—霁虹桥和摩崖石刻,原设平坡铺、山达铺、水寨铺等邮驿站点,还有险峻的梯云路。现尚存平坡铺的小街宽3米,长50米,两端有街门等遗迹。由平坡西上罗岷山至水寨,山腰大石坎长近四公里的路段是在悬崖峭壁上开凿而成的,两山夹峙,一径陡绝,崎烟回环,路径曲折陡峭,有500余级台阶犹如天梯,史称“梯云路”。石阶上犹存骡马攀踏的累累蹄印,最深者达13厘米。这些蹄印像特殊的“文字”,记录着古道悠久漫长的岁月。 

2、“官坡石砌古驿道”位于板桥镇东北方向,据载,此道早在战国时期已开辟,汉代以后长期作为官方驿道,明代后多次扩修、铺设,至滇缅公路修通前,仍为博南古道过澜沧江入保山的主要路道。古道经天津铺、牛角关、官坡到达板桥,长约24公里。其中牛角关至官坡一段,路宽一般为1.5米至2.5米。路面用石块铺筑,因长年人马行走,古道石块上留下许多深深的马蹄印,大多保存完好,至今仍为民间通道。 

3、“惠人桥”位于潞江坝东风桥上游2公里,兴建于清道光十年(公元1830年),九年后(公元1839年)落成。“桥墩系就江心大石复以巨石垒之,周围广40余丈,围以墙。两岸以铁索贯于中。墩高52丈,悬空飞渡。南北两岸各建以亭,中铺以木板,左右翼以栏干。”现仅遗留桥墩和两岸亭台,但仍气势磅礴,是现存古代怒江上最大的一座铁索桥遗址。 

4、“双虹桥”位于芒宽乡烫习村,是一座保存完好、坚固秀丽的铁索桥,建于清乾隆年间(公元1736-1795年),利用江心礁石为礅,分东西两段架设,东段由15根铁链组成,桥面宽3.1米;西段由12根铁链组成,桥面宽2.8米,全桥总长162.5米,中间建有“风雨亭”,两端桥头关楼为穿斗式木结构飞檐建筑,古朴灵秀,与两岸青山、奔流江水相映为景。双虹桥是“南方丝绸古道”保山至腾冲段中线过怒江的重要桥梁,远看如双虹凌空而得名。据史载,该桥下段原为“潞江渡”,始于汉代,盛于唐宋,元明时设官厅予以管理。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改建铁索桥,之后各代屡毁屡修,沿用至今。因年久失修,风雨侵蚀及白蚁啃食,风雨亭和西桥廊都已坍塌。2016年,区文广体育局向省文物局争取了80万元经费对其进行修缮。 

5、“盘蛇谷古道”为“永昌古道”保腾段南线,从蒲缥下潞江的主要通道。这里陡坡夹峙,谷窄箐深,路径在窄谷中曲折延伸,形如盘蛇,故名“盘蛇谷”。古道开辟于汉晋,相传为诸葛亮南征火烧藤甲军兵之地,元代以后多次扩修铺筑。曾先后在历次征缅平边战争和民国远征军反攻滇西等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52年保腾公路通车后被废弃。古道东起蒲缥打板箐,西至道街坡洼口,全长约6公里,路面多以人工在悬崖间开凿而成,一般宽2米,沿途有哑泉石刻、小庙房及泡石灶马帮歇脚站等遗迹。 

6、“南斋公房东坡古道”:系以南斋公房垭口为最高控制点而得名,为永昌古道保腾段中线翻越高黎贡山的主要路段。古道开辟于汉晋,唐代南诏国时扩修铺筑。元代以后,虽然驿道改走南线,但仍在明代王骥三征麓川,邓子龙、刘綎征缅及民国远征军反攻滇西等历史事件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古道东起双虹桥,向西上烫习、百花岭、旧街、黄竹河、黄心树,至南斋公房垭口接腾冲段古道,里程约30公里。沿途有麻栗山抗日战场、百花岭石板路、旧街遗址、黄竹河马站及石拱桥、南斋公房及垭口抗日战场等遗迹。 

7、“霁虹桥”被誉称“西南第一桥”。是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因小湾电站建设,原桥已全毁。区文广体育局向省文物局争取资金对原古迹进行复制性恢复,共投入资金2000多万元。 

8、“永昌古道”隆阳段上的重要遗迹已列入文物保护单位,树立了保护标志碑,划定了保护范围。1983年1月将霁虹桥摩崖石刻申报批准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4年12月将官坡牛角关和惠人桥遗址申报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1993年12月将双虹桥申报批准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束后,又将水寨平坡梯云路、水寨铺古街道及马店、一碗水西坡古道石板路、石马山至乌头塘古道、冷水箐七十六道坎古道石板路、盘蛇谷古道石板路、高黎贡山北斋公房古道、高黎贡山南斋公房古道石板路、高黎贡山城门洞古道、高黎贡山大风口古道等12项遗迹申报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鉴于该条古道具有较高有历史文化价值,2013年国务院已将其整体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10月,隆阳区文物管理所组织工作人员,再次对“永昌古道”隆阳段进行实地调查,详细收集古道资料,完善相关档案工作,向上级文管部门争取经费制作树立了保护标志碑。同时制作了古道宣传展板立于保山历史名人堂广场,让更多的人了解古道,保护古道。 

二、隆阳区古道保护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多年来,区文物管理部门深知古道保护意义重大,对古道保扩工作尽职尽责,取得一定工作成效。但因种种原因,在实际工作中,仍然存在着许多困难和问题。 

(一)干部群众对古道保护重要性认识不够,尚未形成多部门齐抓共管格局。 

“永昌古道”隆阳段线路较长,沿途涉及水寨、板桥、汉庄、杨柳、蒲缥、潞江、瓦房、芒宽等多个乡镇。大家对古道保护的重要意义认识不够,有的乡(镇)、村干部甚至认为这只是文物管理部门的事,日常监管不力,人为破坏古道的情况时有发生。 

(二)古道遗迹保存较好的路段较为分散,所处位置较偏僻,仅靠文物管理部门难于日常监管。 

(三) 地方财政困难,缺乏对古道保护经费的投入。 

多年来,古道因雨水冲涮、地质塌陷等原因造成的自然损毁比较严重,终因缺乏专项经费没有及时修复,导致部分古道遗迹逐渐消失。古道上的重要遗迹修缮主要是向省级文物部门申请经费。 

(四)“永昌古道”隆阳段部分路段还是当地群众出行的必经之路,现代交通工具对古道损毁严重。 

(五)文物保护工作人员不足、专业技术力量薄弱。 

隆阳区属文物大区,共有各级文物保护单位194项,全区现有文物管理工作人员6人,管理工作任务繁重,古道保护压力较大。  

三、对“永昌古道”隆阳段保护工作的建议 

鉴于“南方丝绸古道”具有较高历史文化价值,2013年国务院已将其整体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昌古道”隆阳段是“南方丝绸古道”中的重要线路,保护工作已迫在眉睫,政府部门要在观念上重视,行动上刻不容缓。 

(一)加强古道保护的宣传力度,通过干部群众对古道价值特别是古道文化价值的认识,切实增强干部群众的古道保护意识和文物保护的法制观念。 

做好古道保护工作,光靠文物管理部门的力量远远不行,更要发动全社会的力量。一方面要深入宣传、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及其《实施条例》,让各级领导树立“文物保护、守土有则”的意识,让广大干部群众深知破坏“古道”就是破坏国家文物,破坏国家文物必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另一方面要广泛开展古道文化研究和文艺创作,扩大古道文化对地方品牌的影响,鼓励和引导更多民众参与古道保护,增强全社会古道保护意识和文物保护法制观念。真正形成政府重视、群众参与、部门各司其职的上下联动保护格局。 

(二)认真开展古道保护的基础性工作,制定整体保护规划。 

对古道保护的基础性工作,不仅要对“永昌古道”隆阳段开展深入细致的勘察、测绘工作,而且要对沿线文化采取多学科综合性的调查、研究和评估。包括古道线路和沿线重镇上的文化要素,物质与非物质文化。其中有古驿道、古建筑、古桥梁、古庙宇、古戏台,以及散落在民间的马帮商帮使用过的器物等。从而制定出科学的古道保护与开发利用整体规划。 

(三)加大经费投入,对“永昌古道”隆阳段的重要遗迹进行保护性修缮。 

一方面区政府每年应安排一定的专项经费,另一方面文物部门要积极向上争取经费分期分批对重要路段进行保护性修缮。对古道的保护性修缮要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原则,确保重要文物保护单位得到有效保护。 

(四)抓住机遇,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完善保护措施,适度开发、合理利用古道。 

保护和开发的目的都是为了古道文化的继承和发展,为了增强民族文化的自觉意识,最后达到自觉保护,合理利用的目的。关键是要平衡好二者的比重关系,开发必须建立在不破坏古道的原真性、完整性的基础上。要坚持“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保护、开发、利用的关系,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自然环境的关系,真正做到在抢救的基础上保护,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发,实现旅游经济与文化产业的融合发展。